□記者朱琨文李康攝影新媒體視頻陳振興核心提示 66年前的10月22日,鄭縣。“我中原人民解放軍於今日占領鄭州”,毛澤東親擬新華社前線急電。
  66年後的昨天,鄭州科技學院。“十月二十二,偉大的那一天……”張純潔老人給大學生們唱起《鄭州解放之歌》。
  時光荏苒,當時少年已成八旬老翁,通訊錄上的“解放見證人”要麼故去要麼病重,他急得淚眼婆娑:“我們的後輩會不會知道,還有這麼一首歌?”
  解放見證者漸老去“我老的那天,還有人記得這首歌不?”擔憂
  “他才說下次有紀念活動的時候,咱倆還一塊兒。現在,可再也見不上老英雄了。”10月17日,張純潔在中原區自己的家裡,給大河報記者拿出通訊本,“解放鄭州老功臣”那一頁上,整整齊齊寫著名字、號碼和個人事跡。其中曾經在解放鄭州戰役中血戰邙山頭、搶占黃河大鐵橋的王久,已經於幾個月前與世長辭。張純潔手指顫顫巍巍,指向本子:“這幾個住院,這個天天得吸氧、這個離不開拐杖……”
  “當年學唱這首歌我還是孩子,到我老去的那一天,還有人記得這首歌不?”張純潔按下手中錄音機的播放鍵,歌聲激昂:“十月二十二,偉大的那一天,嘩啦啦砸開了鐵索鏈,咱們的鄭州解放了……”
  傳唱
  唯一有“解放之歌”的城市更顯珍貴
  1948年,山河動蕩、物價飛漲。解放前的鄭縣,下轄維新鎮、大同鎮和德化鎮,僅有2.4平方公里。
  15歲的張純潔正在位於城南臧家門附近的省立林中讀初二。“九月份老師就要求隨身帶些錢,以備學校隨時南遷。”10月21日深夜,在轟隆炮聲中醒來的張純潔,意識到睡得太死的自己掉“隊”了。“我打著赤腳就追,可是身無分文怎麼辦?”
  凌晨時分,張純潔決定拿行李返家。走到火車站附近,隨著槍響,一隊穿灰色布衫、打著綁腿的軍人出現,一個高個子問他“乾什麼的?”張純潔如實說是學生,高個子和善地拍拍他肩膀:“孩子,別走大路,別走馬路中間,快回家吧!”
  22日上午,張純潔平安到家。心存感激的母親衝上街買紙做紅花。“她扭著一雙小腳,見到解放軍就追上去,往人家身上掛紅花。”當天下午,鄭州城撥雲見日,成了彩旗和紅花的海洋
  ……
  學校重開後,張純潔和同學們一起到大同路東頭的禮堂學唱歌。一個軍管會的幹部,把這首已經在大街小巷傳起來的《鄭州解放之歌》教給了他們。“我擔心寫歌的人在南下或東行的戰鬥中犧牲了,不然為什麼別的城市沒有‘解放之歌’?”張純潔苦尋多年未果,甚至向倪萍主持的新欄目《等著你》求助,“這唯一的鄭州解放之歌,更顯珍貴。”
  堅守“我不敢忘,怕每一次唱都可能是最後一次”
  解放了!15歲的張純潔第一次吃到“香得沒法說”的大米,並隨後在鄭州上學、就業,生活由此改變。“老人們都不在了,以前口口傳唱的歌逐漸被遺忘,我一直堅持唱,不敢忘。”
  1988年10月,張純潔紀念這首歌曲的文章在報刊發表,正在籌備鄭州解放40周年文藝晚會的鄭州電視臺文藝部主任王耿看到後,邀請他去試唱、錄音,後來,這首歌成了晚會的開場曲;1998年鄭州解放50周年時,張純潔將歷經十年翻資料、找“老鄭州”才整理出的《鄭州解放之歌》交給了鄭州市委。
  張純潔說,曾有人建議將歌詞曲譜刻成石碑,立在解放路附近街心公園內,但由於種種原因至今沒能實現。不過,紫荊山、碧沙崗公園裡的合唱團一直還把這首歌作為經典曲目,這首歌曲也於2009年被鄭州市檔案館永久收藏。
  2012年9月10日,張純潔給鄭州市委書記吳天君寫了一封信,“不出十天,就批下來了。”張純潔還特地存放著當時信紙的複印件,上面有“對代代傳承做出安排”的批示。
  從前年開始,張純潔就自費印了上萬張歌單傳發,到公園、市場發給市民。特別是看到學生,張純潔就更多份耐心,“孩子們只要感興趣,我就渾身勁兒,給他們唱。”
  張純潔的老伴一直在外屋默默聽採訪,採訪結束,才輕輕對記者說了一句:“走路、買菜、睡覺都唱,怕忘,逢人就想教。”張純潔則接過話頭:“每一次唱都可能是最後一次。”  (原標題:別讓《鄭州解放之歌》成絕唱)
創作者介紹

audiotraffic

eb10ebo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